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国际金融】鲍威尔获提名连任美联储主席 前路非坦途

  美国时间11月22日,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受总统拜登正式提名,连任美联储主席。目前来看,美国国会参议院批准鲍威尔连任提名几无悬念,这意味着鲍威尔将在2022年2月开启第二个4年任期。那么,拜登为何会选择鲍威尔连任?将继续执掌美联储的鲍威尔是否会转向“鹰派”?美联储未来货币政策又将走向何方?

  上任4年,鲍威尔都做了什么?

  训练有素的律师、成功的投资银行家、没有经济学学位的美联储官员……鲍威尔曾于2018年2月带着这些略显争议的标签正式就任第16任美联储主席,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央行负责人之一。

当地时间2021年12月1日,杰罗姆·鲍威尔出席华盛顿国会大厦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

  有媒体评价说,如果没有新冠肺炎疫情,鲍威尔可能会成为美联储百年历史上“平平无奇”的一位主席。但正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来袭后,他采取的果断行动——紧急降息并开启无限量化宽松,使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避免了一场潜在的大萧条。

  这轮史无前例的货币宽松政策支撑了美国经济复苏,并刺激了美国股市一路高歌。从鲍威尔正式上任至今,道琼斯工业指数上涨了37%,纳斯达克指数上涨了115%,标普500指数上涨了78%,并且连续创下历史新高。除了股市外,美国的债券市场,房地产市场,也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值得一提的是,独立性一直都是美联储标榜的高贵品质,鲍威尔在维护美联储独立性方面也做出了贡献。4年前,特朗普宣布提名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时表示,美联储需要一个强有力、可靠和稳定的领导层,鲍威尔是当之无愧的合适人选。然而,特朗普与鲍威尔的“蜜月期”非常短暂。上任后,鲍威尔为防止经济过热,扭转宽松的货币环境,在任期第一年内就加息四次,他还延续前任美联储主席耶伦的政策,在2018年开始实施量化紧缩的政策。这对于急于搞好经济、为连任争取更大机会的特朗普而言,显然不是好消息。特朗普不仅多次在公开场合抨击鲍威尔,发推特称他缺乏远见,对记者表示美联储是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甚至曾向白宫律师咨询过罢免鲍威尔主席职位并将其降职为美联储理事的可行性。特朗普的言论被认为打破了政府不干预美联储政策独立性的惯例,但也为鲍威尔树立了压力下仍坚持独立性的正面形象。

  虽然鲍威尔在应对疫情方面备受赞誉,但各界对鲍威尔仍存在不少批评和质疑。此前,多位美联储官员利用内部消息购买股票获利,甚至连鲍威尔本人也被曝在道指暴跌前卖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股票,这引发民众乃至美国参议员的愤怒和批评。除了炒股风波外,还有指责的声音认为,在特朗普就任期间,鲍威尔曾经大幅放松奥巴马执政期间的金融监管政策。不少民主党派人士认为,这些监管政策的放松,可能埋下了美国金融风险加剧的种子,鲍威尔应当对此负责。

  为何鲍威尔获连任提名?

  从历史来看,美联储主席的连任提名往往早早便尘埃落定。例如,格林斯潘在2004年5月获得了连任提名,伯南克在2009年8月获得连任提名。相对来说,今年鲍威尔连任美联储主席的提名有些姗姗来迟,这也体现出拜登政府在美联储主席人选方面存在各方角力与多重考量。

  其实,在此次提名揭晓前,“谁将是下届美联储主席”的悬念已被热议数月,且第一热门人选并非鲍威尔,而是此次同时被提名为美联储副主席、现任美联储理事的布雷纳德。因此,鲍威尔连任的消息一出,美国许多媒体用“出乎意料”来形容,美国国债期货大跌,10年期美债利率当日跳升9BP至1.63%,美元指数也继续攀升至96.6。

  那么,拜登为何提名鲍威尔连任?首先,拜登强调了鲍威尔的成绩,“去年,当我们的国家大量裁员,金融市场出现恐慌时,鲍威尔帮助稳定了市场,使我们的经济走上了强劲复苏的轨道。”美国失业率从疫情高峰时的14.8%快速下降到了10月份的4.6%,而且2021年以来,月均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达到了490万人。

  除安抚了恐慌的市场之外,美国专家和媒体普遍认为,在美国公众对通胀担忧加剧之际,拜登政府更加看重美联储政策的延续性和稳定性。自2012年开始担任美联储理事以来,鲍威尔参与了美联储上一轮货币宽松政策退出的决策全过程,拥有丰富经验。2020年,鲍威尔又领导美联储改革货币政策框架,确立了更加侧重实现充分就业和达到2%平均通胀率的目标。由鲍威尔继续领导美联储逐步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能最大程度保证美联储政策延续性和稳定性。

  同时,在当前美国政治分裂和公众通胀担忧加剧的背景下,确保美联储主席人选得到广泛的跨党派支持也尤为重要。临阵换将风险太大,为避免美联储高层人事变动引发不必要的市场波动,鲍威尔似是更稳妥的选择。

  新任期,鲍威尔要面对什么?

  展望新任期,鲍威尔需要推动货币政策从“危机模式”转为正常模式,但难度远远超2018年其上任之时。

  在疫情期间,美联储购买了超过4万亿美元的资产,相当于近两成的美国GDP,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也迅速扩大到接近8.7万亿美元的规模,近乎达到2008年金融危机峰值4.5万亿美元的两倍。“零利率+量化宽松”的药方,虽然可以释放出巨大的流动性,但也带来高通胀等一系列后遗症——大量的美元流入市场,物价水涨船高。根据美国劳工部最新数据,美国11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上涨0.8%,同比上涨6.8%,创1982年6月份以来最大同比涨幅。“我们国家正面临的通货膨胀炸弹,部分原因在于我们正在大量印钞。”美国参议院议员泰德·克鲁斯把通胀的板子打在美国自己身上。

  “我知道,通胀维持高位将会给美国家庭带来损失,尤其是那些无法应付日益高涨的食品、住房和交通等必需品成本的家庭。”在获得连任美联储主席的提名后,鲍威尔承诺:“我们将使用美联储的工具来帮助就业和支持经济,对抗快速上涨的消费者价格,并防止更高的通胀变得根深蒂固。”

  在消除了对重新提名的一些担忧之后,可能使鲍威尔本人更加放松。一些观察人士确信,得到任命后的鲍威尔已经打开采取更鹰派立场的大门,货币政策将加速转变。在当地时间11月30日参议院委员会听证会上,一贯被认为是“鸽派”的鲍威尔意外释放了“鹰派”言论,放弃此前一直坚持的“通胀是暂时的”说法,并表示减码购债的步伐可能比本月早些时候宣布的每月150亿美元的速度更快。据市场分析人士预计,更加鹰派的转变可能会使美联储第一次全面加息的决定提前到2022年6月。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四年,控制通胀依然是鲍威尔的主要挑战之一。但除此之外,他也面临不少挑战。例如,超低利率环境下的金融风险、是否需要发行数字货币、如何应对气候问题挑战、社会平等问题逐步恶化等重要议题。站在历史拐点上,鲍威尔能否肩负起继续进行1970年代以来最重要货币政策改革,并完成引领经济走出疫情危机的重大任务?鲍威尔的下一个四年并非坦途,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