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社会资本如何“下乡”

  摘要:

  资本“下乡”为农村带来了资金、技术和管理经验,也为农业农村发展注入了新动能。要让社会资本在农业农村高质量发展中发挥出更大作用,相关部门需要合理引导、规范社会资本“下乡”,构建社会资本与“三农”之间紧密合作的利益共赢机制,实现社会资本与农业农村互惠共赢。

  资本短缺是制约我国农村发展的短板。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应当鼓励社会资本积极进入农村,发挥其专业化、市场化优势来优化农村资源配置,加快“三农”高质量发展。近期,农业农村部、国家乡村振兴局联合印发《社会资本投资农业农村指引(2022年)》(以下简称《指引》),鼓励社会资本参与现代种养业、现代种业、乡村富民产业、农产品加工流通业、乡村新型服务业等重点产业和领域,推动农业农村经济转型升级,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必须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目前,农业农村投资主要来源于四方面,农业农村各类经营主体的自有资金投资、财政资金投入、金融部门资金投入和社会资本投入。相比较其他资本投入,社会资本在农业农村投资中占比较小。不过,随着国家惠农政策力度持续加大,农业农村经营效益日益提升,农业农村领域对社会资本吸引力越来越高, 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本进入该领域。有关统计显示,在2020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 进入民营企业500强的农业领域企业有20余家,涉及农业、畜牧业、食品制造和加工、 服务业等领域。社会资本投入农业农村的领域也在不断拓展,由种养业向加工流通、农业社会化服务和休闲观光农业等方面延伸,进而向农村资产盘活、生态修复、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拓展,农业产业链不断延伸。

  乡村振兴战略下,社会资本“下乡”是大势所趋。过去,农业生产受自然条件制约较大、风险抵抗能力弱,造成农业的投资回报率和回报周期都不够理想,很难对社会资本形成有效吸引力。但是,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确立和不断推进,各项惠农政策加快出台和落地,农业产业链价值链不断延伸,三产融合和城市一体化扎实推进,投资农业的前景和效益开始显现,各类市场要素和资本加快向农业农村汇集。新农村所展现出的广阔机遇和前景,自然会吸引社会资本的加速流入。

  那么,社会资本“下乡”应该流向哪里?上述《指引》给出了明确的指导意见:现代种养业、现代种业、乡村富民产业、农产品加工流通业、乡村新型服务业、农业农村绿色发展、农业科技创新、农业农村人才培养、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数字乡村和智慧农业建设、农业创业创新、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农业对外合作等重点产业和领域。农业产业链价值链延伸,为社会资本布局特色农业带来机遇。《指引》指出,“鼓励社会资本开发特色农业农村资源,支持农业现代化示范区主导产业全产业链升级,积极参与建设现代农业产业园、优势特色产业集群、农业产业强镇、渔港经济区,发展特色农产品优势区,发展国家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近年来,以乡村旅游市场为重点构建三产融合纽带的政策方向逐步明朗,社会资本在休闲农旅、养老康养和挖掘乡土文化等方面的投资展现出较好前景。对此,《指引》也做出重点提示,“鼓励社会资本发展休闲观光、乡村民宿、创意农业、农事体验、农耕文化、农村康养等产业,做精做优乡村休闲旅游业。支持挖掘和利用农耕文化遗产资源,发展乡村特色文化产业,培育具有农耕特质的乡村文化产品,大力开发乡宿、乡游、乡食、乡购、乡娱等休闲体验产品,建设农耕主题博物馆、村史馆,传承农耕手工艺、曲艺、民俗节庆,促进农文旅融合发展”。

  不过,尽管当前社会资本有较强的“下乡”意愿,但其“下乡”过程中客观上还面临着市场机制不完善、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相对滞后、农业基础设施存在短板等掣肘因素。农业现代化需要土地、资本、人力资源、技术和管理多种要素融合发展,但农业农村要素市场建设滞后,人才、科技等要素供给不足,导致社会资本在推进农业现代化过程中面临较大经营困难。因此,《指引》也指出,应当为社会资本投资农业农村创造良好环境。这些政策激励措施重点包括:完善农村闲置宅基地和闲置住宅盘活利用政策;支持地方政府发行政府债券用于符合条件的乡村振兴公益性项目,发挥专项债券资金对促进乡村振兴作用;加快健全商业性、合作性和政策性、开发性金融以及信贷担保等为重要内容的多层次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发展供应链金融,探索投贷联动等模式。

  社会资本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一支重要支撑力量,在农业农村现代化转型中,既要有效善用这支力量,同时也必须防范社会资本无序扩张。如休闲观光等农旅项目发展模式较为成熟,成为很多社会资本进入农业的主要选择,但在一些地区社会资本过度集中在农旅项目上,同质化竞争严重,部分地区相似投资项目过多, 投资密度过大, 导致过度和恶性竞争, 影响农业可持续发展和社会资本投资效率;还有一些社会资本投资目的不纯,社会资本参与者的主要目的是套取财政补贴;也有部分社会资本参与者非法改变了农地用途,侵害集体和农民的利益。因此,相关管理部门需要完善资本“下乡”准入和监管制度,为资本“下乡”树导向、立规矩,严格避免“富了老板,亏了老乡”现象的发生。

  资本“下乡”为农村带来了资金、技术和管理经验,也为农业农村发展注入了新动能。要让社会资本在农业农村高质量发展中发挥出更大作用,相关部门需要合理引导、规范社会资本“下乡”,构建社会资本与“三农”之间紧密合作的利益共赢机制,实现社会资本与农业农村互惠共赢。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