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专家访谈CURRENT AFFAIRS
专家访谈 / 正文

高水平开放与金融安全的平衡需要审慎把握

访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

金立群

  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维护金融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件带有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在当前严峻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下,金融安全对于国家安全变得更为重要,甚至成为大国博弈中的关键。2021年12月26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在第四届中国金融安全论坛暨第六届中国国际金融30人论坛研讨会上发表演讲,表示通过回顾亚投行在中国参与国际经济秩序的改革和改善中所发挥的作用,可以得到一些启示,即中国积极参与国际金融秩序改革非常重要,既有利于创造一个稳定的国际经济和金融生态环境,也为保证中国金融安全提供了有利条件。对此,《金融时报》记者对金立群进行了采访。

  《金融时报》记者:到2022年1月16日,亚投行已整整运营六周年。六年间,亚投行积极践行多边主义,成为促进国际合作的新典范。请您谈谈亚投行在中国参与国际经济秩序改革中所起的作用,这对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安全工作有哪些启示?

  金立群: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开创了现代社会多边主义与国际多边主义体系。尽管当时中国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中位列第四,但实际上是没有发言权的。直到1980年,中国才恢复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中的席位。

  40多年来,中国在全球经济总量中的比重日益增大,在国际多边体系中的影响也不断扩大,但是在国际经济和金融领域中话语权提升的过程却不是一帆风顺的。事实上,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改革并不容易,需要得到各个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的支持和认可。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改革计划因需要得到各方包括美国政府的批准,计划提出后整整六年时间里因一直不能实施而搁浅。中国推动人民币在国际结算中发挥更重要作用,促使人民币“走出去”的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的提议,最初也未得到一致支持。但中国毕竟强大起来了,这个过程是谁也无法阻挡的。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日本曾提议建立一个亚洲货币基金组织(AMF),当时包括中国、美国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大国均表示反对。没有中国的参与,在亚洲建立一个国际多边金融机构是很困难的,也难以发挥其应有的作用。2016年1月16日,中国发起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开业。作为以亚洲发展中国家为大股东的新型国际多边机构,亚投行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在践行国际机构治理改革,促进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一体化的过程中,迈出了坚实的一大步。除美国、日本外,全球57个国家成为亚投行创始国,其中也包括欧洲国家在内的其他多数发达国家。在战后70多年的时间里,中国和其他亚洲发展中国家一道,努力打造具有自身话语权的国际多边机构,亚投行的建立是一个标志性的转折点。

  亚投行成立不久,美国国会即批准了搁置六年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改革方案,随后人民币也顺利进入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中国开始在国际多边体系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话语权和地位也随之加强。国际上的事情需要大家商量着办。亚投行作为一家国际多边机构,是开放和包容的。我们广纳各国人才,并和美国、日本等地的金融机构和跨国公司保持合作,充分体现了新的全球合作理念。

  《金融时报》记者:在当前错综复杂的国际经济形势下,您如何理解金融安全的重要性?

  金立群:我以中国人的角度,也从国际多边机构的角度,对中国的金融安全谈几点看法。在当前严峻的国际金融环境中,如果不能充分维护自身利益,中国金融安全将无法得到保障,而缺乏国际金融安全的国际贸易也是难以想象的。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深度结合,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中国货物贸易大幅增加,在全球贸易中举足轻重。未来,中国服务贸易在全球经济贸易中的分量也会越来越重,这是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和技术水平进一步提高的必然结果。如果在全球金融系统中,没有足够的话语权,那么中国大量的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将难以得到有效保障和支持。

  十九世纪西方有句话叫“Trade follows the flag”,即贸易总是跟着国旗走。这里所谓的国旗是指国家政治影响力,国际贸易需要在国家强大保护下才可以持续进行。进一步看,如果没有国家金融支持,国际贸易中本国利益也不能得到根本保证。跨国公司的全球经营与发展都需要得到本国金融机构的支持。

  西方有些人认为,当初鼓励中国改革开放,支持中国加入WTO,没想到促成了中国加速发展,大有后悔莫及之感。这种论调是存在偏差的。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主动为之,不是外界施压的结果。中国的经济发展成就主要是依靠我们党和政府的领导、依靠中国人民的艰苦奋斗才取得的。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如何在国际金融体系中有效维护中国的金融安全?

  金立群:中国积极参与国际金融秩序改革非常重要,既有利于创造一个稳定的国际经济和金融生态环境,也为保证中国金融安全提供了有利条件。现在,中国商业银行在全球很多地区设立了分支机构,甚至收购一些外国银行,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国际金融体系中有了相当大的分量。

  第一,现在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国际资金清算系统完全在美国的掌握下,任何一笔美元交易都要经过这个系统才能完成。亚投行作为国际多边机构,遵循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制裁,不接受单方面的制裁,但是也必须考虑业务风险。尽管从道义上讲,国际开发机构有责任帮助一些国家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但是因为美国监管机构的规定,最终只能爱莫能助。这是当前我们面临的现实。

  第二,国际多边开发机构的资金来源是国际资本市场,而迄今为止,美元债券市场仍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进入全球美元市场是进入其他任何国家国内市场的基准。即一旦亚投行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成功发行债券,那么融资成本的基准就确定了。亚投行虽然成立才几年,但我们发行的债券仅比美国同期国债和世界银行同期美元债略高,说明我们在国际上具有相当高的认可度。通过可持续业务发展、审慎风险管理、坚持对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的高标准,亚投行始终保持三大评级机构给予的最高信用等级。

  亚投行在中国的熊猫债券市场也得到了投资者的热烈响应。发行熊猫债筹集的资金主要用于中国境内项目,包括支持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北京地区煤改气工程等,特别是2021年对河南省为应对极端天气造成的自然灾害而实施的特大项目支持,总额达到10亿美元,是迄今为止国际多边开发机构最大的单笔贷款业务。亚投行发行熊猫债券,有力支持了国内建设和抗灾,也包括碳达峰、碳中和项目等。我们希望通过在熊猫债市场发行债券,推动中国债券市场的健康发展,这也是保障国家金融安全的一个重要举措。

  第三,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担心与焦虑日益增加,在目前的地缘政治背景下,如何处理好同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关系至关重要。必须全面维护好国家安全,其中经济与金融安全尤为重要。

  中国面临着严峻的国际环境,需要冷静应对。坚持改革开放,扩大金融高水平对外开放,不仅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需要,也是打造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保障金融安全的需要。金融开放可能会带来风险,如数据安全等问题,但是封闭的金融体系是更不安全的。追求绝对没有风险可能会带来更大的风险。

  国家的金融安全永远是一个必须高度重视的问题。对金融安全的冲击可能来自地缘政治风波,可能来自国内经济动荡,也可能来自自然灾害。中国历来重视防范和化解银行业风险,但当今金融系统的稳定和安全绝不仅是银行业内部的问题,而与整个金融市场的情况直接相关。对于国内金融系统而言,应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增强行业竞争力。随着中国宏观经济管理水平的不断提高,相信关于提高监管水平,增强行业竞争力,维护金融安全方面制定出台的政策,将日趋完善和积极有效。 (图片 明天)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