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2022年美股还需看美联储“脸色”

  尽管2022年伊始的美股看上去仍旧“风景”尚好,但在新冠疫情反复、通胀走高和美联储更趋“鹰”派之下,美股究竟还能好多长时间仍是许多投资者心中挥之难去的疑虑和担忧。

  这种疑虑并非是杞人忧天。在2022年1月5日美联储公布12月会议纪要之后,美股当日曾出现惊人暴跌,美国三大股指全线下挫: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大跌近400点,创2021年12月20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标准普尔普尔500指数艰难守住4700点关口,创2021年11月26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纳斯达克指数更是大跌超过3%,创下2021年2月25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美股当日大跌的主因来源于美联储。12月的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可能需要比预期更早加息,较市场预期更加“鹰”派。与会官员在2021年12月的议息会议上认为,鉴于通胀压力上升和劳动力市场走强,美联储没有必要再维持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必要提前或以高于此前预期的速度提高联邦基金利率。此外,几乎所有官员都认为,可能适合在首次加息后某个时候开始缩表,有官员预计本轮缩表周期的速度可能比前一轮快。美联储官员多数认为,加息可能比他们此前预期得更快、加速步伐更大。

  本周以来,美联储内部“鹰”味更浓。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其一,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举行的提名听证会时再发“鹰”声。“如果美国高通胀持续的时间比预期长,随着时间的推移,美联储不得不更多次加息。”他表示,美国通胀率目前远远超过美联储设定的2%的目标,这表明美国经济不再需要高度宽松货币政策的支持,美联储将利用其政策工具阻止高通胀变得更加顽固。其二,北京时间1月13日凌晨,美联储公布的褐皮书报告也凸显了通胀风险。褐皮书称,截至2021年年底,美国经济以温和的速度扩张。美国企业表示,供应链中断和劳动力短缺抑制了经济增长,而物价“稳健”上涨。其三,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称,美国通胀压力已经变得更加广泛,美联储退出宽松措施的可能性“非常让人信服”。美联储需要采取行动,以确保通胀预期受控。

  美联储“鹰”味更浓的原因在于美国通胀压力不断加大。北京时间1月12日晚,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12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7.0%,创下自1982年6月以来最快的涨幅,高于前值6.8%。这已经是该数据连续8个月达到或高于5%。剔除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价格后,2021年12月,美国核心CPI同比上涨5.5%,高于预期的5.4%,也高于前值4.9%。当月核心CPI环比上涨0.6%,高于前值和预期值0.5%。值得一提的是,美国CPI在过去12个月里同比增速飙升至7%,为过去近40年来的首次。

  更糟糕的是,由于之前美联储对美国通胀形势存在误判,导致各界对美联储能否有效遏制通胀存在质疑。鲍威尔之前多次持有“通胀暂时论”的观点,直到美国连续多个月亮“红灯”,鲍威尔才在2021年12月宣布放弃“通胀暂时论”,决定扩大缩减购债的规模,并释放出加快收紧货币政策以及提前加息的信号。美联储为了纠正政策调整时机延误,可能会在2022年不得不以更快“脚步”的加息,这对于美股来说或将祸大于福。

  资料显示,2015年11月3日至2016年2月11日期间,标准普尔500指数下挫13.3%,2018年10月1日至12月24日期间,标准普尔500指数下挫19.6%。这两次美股大幅下滑都与美联储释放强烈加息信号密切相关。例如,美联储在2015年12月议息会议上加息,并且向市场传递了2016年美联储还将加息4次的前瞻指引。美联储在2018年加息4次,且2018年9月美联储议息会议点阵图暗示2019年仍有2次至3次加息。

  以史为鉴,展望2022年,美股将面临美联储过快加息所带来的大幅调整的风险。从新冠疫情来看,虽然美国新冠疫情不断反复,但有数据显示,近几波疫情对于美股的冲击是边际递减的,随着政策对于疫情反应灵敏度的提升,除非美国新冠疫情出现急剧恶化,未来疫情反复对于美股的影响可能相对有限。疫情以来,虽然美国经济遭遇重创,美国经济复苏也波折不断,但美国三大股指屡迭创新高,美股“牛市”根基未见动摇。因此,相比而言,投资者更需要担忧的是美联储在2022年过快加息对美股的冲击力。如果美国在中期选举之后,美联储快速加息,这或许可能触发美股出现较大级别的调整。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