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美联储政策尚未进入“急转弯” 市场需警惕政策风险

  近两个月以来,美联储的行动以及官员们的一系列表态,进一步向市场传递出了强烈的“鹰”派信号。美联储在2021年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放弃了“通胀暂时论”的立场,宣布将从2022年1月开始,将每月缩减购债的速度翻倍至300亿美元,其中包括2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100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并且有望在2022年3月结束购债。美联储最新公布的点阵图显示,预计2022年美联储将加息3次。

  与此同时,美联储2021年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官员们认为,经济强劲复苏和通胀走高会推动更早或更快速度的加息。美联储甚至提到了可能需要缩表以平抑物价。此外,近期美联储多位官员纷纷发表“鹰”派讲话,市场对于美联储将在今年以更快的速度多次加息乃至开始缩表的预期迅速升温。

  美联储的“鹰”派表现引发了市场的强烈关注。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否已经“急转弯”,首次加息将在何时出现,美联储缩减购债、加息以及缩表将会给市场带来哪些影响,这些问题均值得进一步关注。

  美联储“鹰”派气息渐浓 3月或迎来首次加息

  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在当地时间本周二就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连任提名举行听证会。鲍威尔在听证会上表示,如果美联储看到通胀持续的时间比预期的要长,那么将不得不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提高利率。“如果我们未来不得不进行更多次加息,我们会这么做,我们将使用工具来控制通胀。”鲍威尔说。

  正如鲍威尔所说,当前美联储对于美国通胀走势的关注度进一步增加。预计通胀表现将成为影响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化的重要因素。若通胀水平继续走高,或将推动美联储以更快的速度收紧货币政策。纽约联储日前公布的最新消费者调查数据显示,美国消费者对未来一年通胀率的预期保持在6%这一纪录高位。

  “从美联储货币政策紧缩的具体路径看,目前仍处于货币政策正常化的第一阶段,按照既定计划缩减资产购买规模,第二和第三阶段的加息和缩表进程并未启动,因此,尚不足以称为‘急转弯’。不过,近期美联储释放了更为‘鹰’派的信号,表示将更早、更快加息以及提到可能在首次加息后就考虑缩表,这与上一轮货币政策正常化周期相比,紧缩节奏明显加快,存在‘急转弯’的可能性。”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面对美联储持续放出的“鹰”派信号,已有多家华尔街大银行上调了其对美联储今年加息次数的预期。高盛、摩根大通以及德意志银行均预测,2022年美联储将至少加息4次,这要高于美联储最新点阵图中显示的加息3次的预期。

  美国劳工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在二手车和卡车价格的推动下,美国2021年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7%,创下1982年6月以来最大涨幅,环比上涨0.5%。而剔除食品和能源后的核心CPI同比上涨5.5%,创下1991年2月以来最大涨幅,环比上涨0.6%。有分析认为,持续高涨的美国通胀水平为美联储最早在3月加息创造了条件。

  对于美联储未来的加息时点,王有鑫表示,判断加息时点,要综合考虑美国经济复苏、就业市场表现和通胀等指标情况。目前,美国经济逐渐复苏,2021年经济增速公布后,可能将给美联储加息提供更多信心。同时,虽然美国劳动力市场尚未完全恢复至疫情前水平,但失业率已再次降至4%以下,来自就业市场的制约减弱。但美国通胀压力愈加严峻,2021年11月CPI增速高达6.8%,连续两个月超过6%,目前没有明显下降迹象,美联储需要采取更迅捷的行动来抑制通胀,因此,从这个角度看,美联储可能最早在3月结束资产购买时就启动加息,年内共加息3次左右。

  缩表或跟随加息而至 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风险犹在

  事实上,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美联储将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平并开启了史无前例的“无上限”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并向市场释放了大量流动性后,美联储在经济复苏后就必然会走上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道路。而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过程中,美联储将如何安排和处理缩减购债、加息以及缩表之间的关系也值得关注。

  在上述听证会上,在被问及有关缩减美联储8.77万亿美元资产负债表的计划时,鲍威尔表示,在今年的某个时候将允许开始缩表。上一次美联储开始缩表是在加息后大约两年,而这一次,鲍威尔称,尽管还未作出最终决定,但这次的速度会更快。

  另外,美联储的其他官员也在近期对加息与缩表等问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亚特兰大联储行长博斯蒂克日前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对美联储最快在今年3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加息持开放态度,预计美联储在今年将至少加息3次。而在利率正常后就应该立刻开始缩减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

  此外,美国克利夫兰联储行长梅斯特表示,美联储今年可能至少需要加息3次,并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以应对劳动力市场紧张和通胀持续高企且范围更广泛的局面。而美国堪萨斯城联储行长乔治则称,在不久的将来,美联储应该开始减持疫情期间积累的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

  “从美联储流动性提供的数量和价格看,缩减购债是降低流动性提供的速度,但流动性总量仍在增加,加息是提高流动性的获取成本,缩表是减少流动性的规模。从对市场影响看,缩减购债的影响最弱,加息次之,缩表同时影响流动性的数量和价格,兼具加息的效果,紧缩作用最强。因此,从实施前提条件看,缩表对经济增长的要求更高,需要在经济增长比较稳固时才能实施,否则很容易对经济带来新的伤害。”王有鑫说。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并未消散,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传播或将增加全球经济复苏难度以及供应链瓶颈的压力。美国经济的复苏前景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世界银行在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中,将2022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调至4.1%。其中,预计美国2021年经济增速为5.6%,而在2022年,美国经济增速将进一步下滑至3.7%,到2023年则为2.6%。

  而对于美联储来说,若加息与美国经济增长下滑同时发生,将会产生不小的麻烦。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存在一定程度的风险。从风险因素看,加息主要是为了抑制通胀,而代价则是经济复苏动力和金融市场稳定。“加息将提升市场融资成本,对企业扩大生产和再投资不利,同时也会抑制居民家庭对房地产和汽车等大类物品的消费,影响经济增速。此外,随着利率上升,部分资金将从股市流向固定收益市场,在股市估值明显偏高、背离经济基本面的情况下,股价存在大幅回调风险。叠加加息对债券价格的影响,可能导致股市、汇市同步下跌,加大金融波动。为了避免对经济复苏和金融市场带来较大冲击,在下半年通胀压力回落后,美联储加息进程可能会延缓。”王有鑫表示。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