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探索数据交易破局之道

  主持人:《金融时报》记者 马梅若

  嘉  宾: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爱君

          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北京信用学会副会长 刘新海

          汉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权威

  2021年,中国加速数据监管立法。在国家层面,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重磅法规相继落地;在地方层面,深圳、上海、海南、安徽等多地出炉了地方版数据条例,意在扎紧数据安全的“篱笆”。

  对数据开发利用的探索进一步加快。11月25日,上海数据交易所宣告成立,致力于解决数据交易的确权难、定价难、互信难、入场难、监管难“五难”问题。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范围内至少有近20家类似的数据交易平台。不过,尽管各地都在积极探索,但如何建设更加高效的数据交易平台仍是待解难题。目前,数据交易的完整体系尚未建立起来,各地在数据标准、数据确权、数据定价等关键环节上也有分歧。

  围绕数据交易的几个关键难题,《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李爱君,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北京信用学会副会长刘新海和汉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权威。

  《金融时报》记者:当前,数据交易领域存在的确权难、定价难、互信难、入场难、监管难等关键共性难题,是各地交易所寻求突破的重点。您认为目前各地探索是否取得了实质性突破?对于上述症结,您有何建议?

  李爱君:虽然各地数据交易所形成了系列创新安排,但目前来看这些探索都还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

  首先需要强调的是,这些难题中的一部分并不是交易所层面能够解决的,应是法律层面来解决。交易所是一种交易结构,是通过交易结构设计解决市场供需问题的一种方式。当务之急是对数据要素市场中的问题进行系统分析,并根据问题的性质来设计具体解决的路径,探索是交易结构设计,还是法律规则,或是技术研发需要突破。不能单依靠交易所的作用。

  权威:数据作为一项新型权利客体,对其设定明确的“确权”“定价”规则确实存在特殊的难点,适用于物权、债权等传统民事权利的权利边界判定方法和思路均难以有效地复制或直接适用于数据类资产。

  但针对数据交易的推行,我们认为无需过于拘泥于传统民事权利交易的“条条框框”。鉴于国家已经将“数据”列为第五大生产要素,不妨通过配套交易机制的建设让数据先流通起来,把数据的价值释放出来,而后再在持续的商业实践中逐步探索其确权和定价的可行方式。

  《金融时报》记者:目前,包括贵阳、北京、陕西、上海等多地都在探索建立数据交易平台。数据交易所建设当前主要面临哪些问题?

  李爱君:这取决于数据交易所的业务模式和具体的交易规则,二者应该促进数据有效流动、开放和共享,而不是让数据趋于更为集中和封闭。数据交易所的建立应该尊重数据本身特征和充分实现数据价值方面发挥作用。

  目前来看,分散的数据交易所可能面临数据孤岛问题,原因主要有:一是目前各地的数据交易所基本是在地方政府主导下建立的,服务范围小;二是各地数据交易规则等标准不完全统一,这其中包括数据标准、数据交易客体范围、数据交易模式以及数据交易主体标准等,都造成了数据交易局域化。

  刘新海:分散的交易所不一定会形成数据孤岛。首先,数据不是被这些数据交易所直接掌握的;其次,短时间内如果没有完善的采集、加工、商业交易等机制,一些有价值的数据其实很难进入交易所。因此,目前的难点是解决数据交易所的运营模式问题。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下一步应当如何探索合理的数据利用机制?

  李爱君:我认为,我国数据交易市场培育应采用“政府+市场”多层次市场模式。具体来看,可由政府建立双层市场:全国统一的数据交易平台实现全国流通,打破目前的数据区域化和流通壁垒;在此之下,结合实际情况,将目前地方数据交易平台进行整合,同时为各区域数据要素市场和全国数据交易市场提供服务。

  除此之外,国家层面应尽快出台对数据要素市场形成促进和规范的法律规则,如数据要素市场法,据此来统一数据交易平台交易规则,维护数据要素市场的公平竞争秩序。

  刘新海:设立数据交易所可以说是目前推动数字经济发展、促进数据产业的一种积极尝试,但从理论基础、商业模式到实际的运营等,也存在很多挑战。上海数据交易所目前所遇到的问题是数字经济和数据产业共存的难题,作为新兴产业中的挑战,这些问题的解决不会一蹴而就,需要长期探索,逐步积累经验。

  在全球范围内,各国均布局数字经济和数据产业,也都在根据各自的情况探索新模式,例如美国的数据服务商模式(Data Broker)、欧盟的数据信托(Data Trust)、韩国的本人数据管理(MyData)以及传统的数据产业——征信体系建设的经验,这些都值得参考。我国作为全球数字经济最活跃、数据产业潜力最大的数据市场之一,需要探索多元化的数据利用机制。

  权威:从商业角度来看,数据交易所对于市场发挥的作用一方面在于信息发布和促成交易;另一方面在于通过提高市场的流动性进而起到价格发现的作用。但对于数据交易而言,其作为诞生于互联网时代商业需求的模式,信息发布和交易促成对于交易所的依赖程度相对有限。实际上,各种类型的数据交易早已频繁存在于商业实践中,例如,各类通过网站登入或API接口形式实现的数据查询服务,均可以被理解为一项数据交易服务。但这些数据交易市场未能有效地起到促进交易或发现价格的作用。因此,数据交易所在数据交易市场中具体能够发挥怎样的价值,如何在商业实践中探索和发展其不可替代性,是我国各大数据交易所需要共同解决的问题。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