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东三省大洋票的往事

  民国时期,天下大乱,各路军阀纷纷拥兵自重,割据称霸。雄踞东北的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除把地方军政大权抢握在手外,还多方触及财政、金融领域,力图把控经济、聚拢财富,以谋四海。发行东三省大洋票,便是其当时一项重要举措。

  乱世之中的扶倾治困产物

  张作霖主政东北后,首先面对的就是满目疮痍的财政、金融困局。当时,财政背负外债一千多万元,每年还要亏空两三百万元,极度入不敷出。金融市场混乱不堪,代表日本殖民势力的正金银行势头正猛,吸走巨商富贾的大量社会资金;各种经济势力明争暗斗,发钞票抢市场,中外各种钞票和民间钱庄私帖纷繁复杂、鱼目混珠、滥行于市,令民众莫衷一是,叫苦不迭。

东三省大洋票

  如何扭转当前局面?张作霖一面部署驱逐劣币、没收私帖,一面树立东三省官银号正统地位,把东三省小洋票定为法定货币,意欲挟领金融、盈实财政。

  但是,受世界大战影响,彼时白银价格大幅上涨,超出含银量相同的小银洋面值。日本人蓄谋搞垮东三省官银号,遂与一些不法商人恶意勾结,每天搜集小洋票十数万向官银号兑换小银洋,掀起严峻的挤兑风潮。

东三省官银号

  内忧外患交织,张作霖大刀阔斧行使了一系列平息挤兑、稳定财政金融的非常手段:一是撤换财政厅厅长和银行总办,成立财政研究会,谋求解决办法;二是由财政厅出面,向外国银行借款300万元,补充官银号周转金;三是多次与日方交涉,施压日本政府制止该国商民挤兑小洋票;四是严厉打击参与挤兑首犯,将同日本人勾结的国内不法商人处以极刑;五是清查各地商铺纸币,改行大洋本位,停发小洋票,新发大洋票;六是整顿税制,清查田赋,惩治贪腐,严防资金“跑冒滴漏”。随着多项卓有成效措施的深入施行,东北的财政金融秩序逐渐稳定下来,经济社会开始出现良性发展势头。

  这其中,东三省大洋票的发行是化解财经危机的关键。该钞票以真金白银为储备,与全国通用银元货币单位相统一,与市场流通白银和日本正金钞等值,从根本上杜绝了钱商以兑换差价的牟利行为,起到了稳定币值、稳定市场和稳定民心的中流砥柱作用。

  独树一帜的钞票创意制作

  东三省大洋票有1元、5元、10元三种面值,尺寸大小一致,票面颜色不同。史料记载,大洋票一经面世,便赢得了社会公众的普遍赞誉和认可。

  该钞票纸质厚重、色泽沉稳、印制精美、古朴大方,具有一种昭示正统的端庄,绝非一般粗制滥造的纸币可比拟。其票面设计匠心独运,选取秀美殊绝的医巫闾山风光作为背景图案,一改市场流通其他钞票的单调、呆板格调,为钱币赋予了灵动鲜活的生命气息,令人耳目一新。显然,官方在钞票研制和督造上高度重视,并对其作用发挥寄予厚望。

  大洋票上医巫闾山风光的主景为白云关和观音阁。白云关是医巫闾山上的一处明长城关隘,依山垒石,居高临下,地势险要,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观音阁是医巫闾山深处的一座辽代寺庙建筑群,明清时期有修缮,清朝多位皇帝曾到此巡游,留存大量诗文石刻。钞票的背景图案与原貌十分接近,持币观之,但见山石草树错落有致、亭台楼阁交相辉映,在当时“西风东进”,形形色色西方文化充斥的情况下,宛若一股中华文明古风扑面而来,让人顿生对承平盛世的怀恋之情。

  可以说,医巫闾山配得上作为东北地方法币背景的这份荣耀。医巫闾山是舜封幽州镇山,周封“五大镇山”之一,称“北镇”,山下之城亦以北镇为名;隋唐两代王朝东征高丽,帝王皆曾驻扎北镇城,祭拜医巫闾山;辽在医巫闾山建有两座皇陵,又因陵在北镇地区设两守陵州,辖七县,成为重要的政治文化中心;明朝时北镇城称广宁,为万历时期辽东总兵府所在地,是拱卫京师的重镇;清王朝兴起于东北,一直把医巫闾山视作生命之山。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和悠久的文明传承,使医巫闾山冠绝东北,名满天下,被誉为“东北三大名山”之首。

  张氏父子的独特医闾情缘

  在医巫闾山的历史舞台上,有众多风云人物,曾在这里出演过他们传奇的人生故事。鲜为人知的是,张作霖和张学良父子也与此地有着一段无法割舍的情缘。

  张作霖发迹于医巫闾山。他出身于辽宁海城贫苦农家,少年时期随母亲逃荒至辽西,浪迹于医巫闾山脚下的北镇一带,读不起书,就在私塾外偷听,私塾先生感其真诚,免费收其为学生,这段学习生涯对其日后发展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迫于家境,张作霖打过零工、卖过包子、学过木匠、做过货郎、当过兽医,可谓遍尝人间疾苦,阅尽世态炎凉。后来娶北镇高山子赵家村赵乡绅之女为妻,并在岳父资助下,拉起20多人的“保险团”,负责附近村庄治安,实际就是打着民团旗号的土匪。但张作霖匪帮颇具绿林好汉之风,曾助乡民赶走罪孽深重的一班恶匪,受到百姓称赞,势力不断壮大。被清廷招安后,投身北洋军。

  张作霖有三位夫人是北镇人。他一生共娶六妻,除大夫人赵氏外,二夫人卢氏和三夫人戴氏也都是北镇人。

  张作霖家庙设在北镇。这处由三座四合院组合而成的建筑群,位于北镇高山子赵家村,供奉的是张氏先祖和宗亲,是张作霖执掌东北后所建。或因这里为其起家地之故,才将家庙建于此。

  张学良情寄医巫闾山。少年、青年时代的张学良数次到家庙祭祀,多次登临医巫闾山,对此山情深意厚。医巫闾山东北麓盛产玛瑙,《尔雅》云:“东方之美者,有医无闾之珣玗琪焉”。为表达对医巫闾山的无限钟爱,他将与于凤至所生三子,分别起名为张闾珣、张闾玗、张闾琪。张学良曾撰古文体《闾山赋》,以寄思乡之情,文辞优美,深情饱蘸。他还专门请国画大师张大千为医巫闾山挥毫泼墨,作《伊吾闾瑞雪图》,丹青传世。

  张氏父子与医巫闾山的深厚渊源,是萦绕心头、挥之不去的故园之情。正因如此,才有张作霖在选定东三省大洋票背景时,将医巫闾山印在钞票之上,使其更加名蜚四海,尽人皆知。

医巫闾山白云关与观音阁

  千金难买的是非功过印记

  尽管后期张作霖曾为弥补军费不足而增加大洋票发行,造成一定程度的钱币毛荒,但它在民间的口碑总体仍旧不错,一直作为地方法币稳定流通。几年之后,为促进东北与关内商业往来,当局又与中国、交通二行联合,新发行大洋汇兑券。汇兑券的优势是持券到关内的上海等地经商,可就地划拨现银,因此受到商民一致欢迎,并迅速占据了市场主体地位,于是,张作霖决定停发被边缘化的大洋票,并分步回收销毁。至此,名盛一时的东三省大洋票退出历史舞台,逐渐湮没在岁月长河之中。

  以医巫闾山为背景的东三省大洋票虽发行流通只有不到十年光景,但它较好地完成了使命,寿命虽短,其效甚著,不失为一种成功的货币。尤其难得的是,它记录着张作霖主政东北时期的金融历史。土匪出身、短暂私塾文化的张作霖,从戎几年便独领奉系北洋军,自成一片江湖,后又一度入主北洋政府,成为“陆海军大元帅”。

  大洋票见证了东北地区一段金融往事,同时它也是张作霖诸多人生污点的历史见证。为实现统治一方目标,他挂靠日本,与其合办采矿、木材等企业,促使日本对东三省展开疯狂的资源掠夺;为争霸天下,他穷兵黩武,多次挑起军阀混战,给人民带来了深重的战争灾难;为筹措军费,他曾增发钞票,聚掠财富,还出卖铁路、矿山等权益,向外国借款。为一己之名利,他逆时代潮流,多次镇压爱国运动,杀害了不少革命志士。

  百年过去,硝烟散尽。经过时光如水的淘漉,留存下来的东三省大洋票已如凤毛麟角,极难觅得踪迹。因稀缺性,亦因其承载着太多太多沉重的记忆,所以在今天,它已成为千金难买的珍贵历史教材。

  (作者单位系中国人民银行北镇市支行)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