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聚焦CURRENT AFFAIRS
行业聚焦 / 正文
发挥防灾减损作用 农业保险助力守住“粮袋子”

  策划人语

  在全国夏粮收获稳步推进之时,国务院印发《扎实稳住经济的一揽子政策措施》再次明确健全完善粮食收益保障等政策。为进一步提升粮食收益保障,下一步,如何有效发挥农险风险保障作用?如何提升农险财政补贴使用效益?如何更好应用科技力量赋能农险护好人民的“米袋子”?本版刊发一组报道,展现保险业服务夏粮收购,助力“三农”发展,保障粮食安全的金融担当,敬请关注。

6月21日,农户在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埭溪镇山背村璞心农场进行田间管护(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 何伟卫 李真 编制

  “遇到灾害心不慌,农业保险来保障。”这句话道出了新时代农民的心声。在6月23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举行的“中国这十年”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介绍了银行业、保险业过去十年的改革与发展情况。肖远企表示,农险为农户提供风险保障从2012年的0.9万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4.4万亿元,为灾后重建提供了关键资金保障。

  粮食安全关系国计民生。在全国夏粮收获稳步推进之时,国务院印发《扎实稳住经济的一揽子政策措施》进一步明确健全完善粮食收益保障等政策。我国农险持续发挥风险保障作用,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助力确保全年稳粮增产目标实现。

  织密防灾减损保障网

  夏收夏种和防汛抗旱是“三农”工作的重中之重,事关经济社会发展稳定大局。充分发挥政策性农险灾害救助和损失补偿功能,可以有效降低自然灾害对农业生产造成的负面影响。

  眼下正是夏收时节,《金融时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针对部分产区因恶劣天气导致的夏粮受损情况,多地保险分支机构迅速行动,全力做好农险理赔工作,助力农民减损。

  小麦受前期阴雨天气影响,感染了赤霉病导致减产,这可愁坏了家住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凤桥镇星火村的种植户。南湖区人保财险接到报案后,农险专员第一时间深入田间地头开展查勘定损工作并赶在小麦机收前完成了定损,确保夏收夏种两不误。

  每年5月下旬至6月中旬都是华南前汛期的降水集中期,因为降雨期正好在端午节前后,又被称为“龙舟水”。今年华南“龙舟水”席卷广东、广西、海南等多个城市,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受到威胁。

  6月14日的暴雨洪水导致中新镇双塘村水产专业养殖户广州市西福泉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鱼塘塌方,鱼塘里养殖的草鱼、鲮鱼等大量外逃,损失惨重。

  “没有想到,人保的赔款能这么快交到我们手上,公司还为我们提供了必要的恢复养殖生产物资,这给我们恢复生产带来了极大帮助。”这家公司的代表感慨道。

  为应对今年的“龙舟水”,各保险机构优化快速定损、理赔和预赔付机制,简化理赔流程,做到应赔尽赔。据广东银保监局二级巡视员刘云海介绍,截至6月23日上午,广东省辖内财产保险机构累计接到农业保险报案3368件,报损金额3.29亿元,已完成查勘2136件。6月24日,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预付赔款4600万元,其他公司也以不同方式加快赔款支付,努力帮助受灾农户、农企恢复生产。

  产品创新护航粮食安全

  要牢牢守住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底线,就要确保农民增收。业内人士认为,二者可以相辅相成、统筹推进。目前,我国农业保险以保障物化成本为主。但农业生产者不仅需要稳定的农产品产量保障,还需要避免农产品因价格下跌、灾害产量下降而造成的收入损失风险,这就涉及“保收入”问题。

  2021年,财政部会同农业农村部和银保监会在13个粮食主产省份的产粮大县扩大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实施范围。

  按照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部署,稻谷、小麦、玉米三大粮食作物主产省产粮大县将实现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全覆盖。在此基础上,国家又在内蒙古自治区4个旗县和黑龙江省6个县开展大豆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试点。

  重庆银保监局相关负责人在近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重庆市今年起在万州、黔江等27个产粮大县全面推行稻谷、玉米、马铃薯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初步统计,全市完全成本保险保额今年将达到30亿元,使主粮生产供应得到保障。

  《金融时报》记者还从国家发改委价格司与人保财险的战略合作签约仪式上了解到,双方将在农产品成本调查等领域展开深入合作。通过充分发挥农产品成本调查数据作用,更好服务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精准确定保费,并为制定粮食最低收购价、棉花目标价格、农险政策以及生猪等大宗农产品价格调控政策提供有力支撑。

  近年持续发展的农产品“保险+期货”模式,也是涉农企业和农民规避价格风险、保障收益的有效金融工具。以国家粮食“压舱石”黑龙江省为例,自2016年首次开展“保险+期货”试点以来,累计近30个县开展了100余个“保险+期货”项目,涉及农户7.5万户,保险金额达5.64亿元,总计实现赔付4亿余元。

  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袁帅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农业波动可能会引发国民经济周期性波动。因此,要让农业稳民心、安天下,农险就要强农、惠农、富农,努力成为促进我国农业发展、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及稳定农民收入的得力金融工具。

  从大到强仍需补齐短板

  我国农险蓬勃发展,前景广阔。自2007年推行政策性农险以来,相关政策支持与保险实践,都促使农险制度逐步建立和完善。

  据中国农业大学国家农业农村保险研究中心主任杨汭华介绍,从2007年至2021年,农险标的从玉米、水稻、小麦、棉花、大豆、能繁母猪增至种植、养殖和森林等16个大宗农产品和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农作物播种面积承保率从不足10%增至超过60%。参保农户从5000万户次增加到1.88亿户次,农险保费收入对农业生产总值保障程度从2.31%增至33.40%。

  今年初,财政部修订出台《中央财政农业保险保费补贴管理办法》,优化大宗农产品保费补贴比例体系和地方特色农产品保险奖补政策,促进承保机构降本增效,确保农险政策精准滴灌,更好服务保障国家粮食安全。2021年,中央财政拨付保费补贴333.45亿元,带动农险实现保费收入965.18亿元。

  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均认为,未来农险的发展目标是持续扩面、增品、提标,应通过持续提质增效、转型升级,实现从农险大国到农险强国的跨越。

  “当前我国农险的服务机构少,风险保障水平偏低,与农业市场对农险的需求不符,农险供需失衡的现象值得关注。这也意味着,推动农险执行落地需要政府提供更多的支持。”袁帅建议,进一步完善财政补贴政策,切实发挥财政政策的引领保障作用,同时强化监督管理力度以保障农险补贴落实到位。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负责人朱俊生认为,国家乡村振兴战略为农险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新型经营主体的快速发展需要农险提供更大支持,农业和农村新业态发展需要农险提供保障,乡村治理能力现代化需要农险拓展新功能。提高对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保障水平,可将农险的主流产品引导至产量保险,并为向收入保险发展夯实基础。创新农险产品形态,适应小规模分散经营的基本国情,以指数保险弥补传统农险产品的不足。

责任编辑:原健凇